岚兮

主刀乱,一期、长谷部沼民,乙腐都吃,渣文笔渣速度,关注需谨慎

跟大家说一件神奇的事,刚才基友跟我炫耀欧气,我气不过就去锻了一发......然后就出货了……国服锻刀对我太友好了,检非战扩从没出过货,但是号叔兜兜和虎哥,还有其他的欧刀,都是锻出来的……

如果刀剑男士们陪你下厨 第二弹


首先谢谢各位点赞评论推荐的小天使!有什么想法和建议可以直接在评论里告诉我,有好玩的梗也可以推荐!欢迎用评论砸死我!(只要不嫌弃我这渣文笔和速度就行😂)


依旧是ooc,乙女向预警


加州清光
他在厨房里基本帮不上什么忙,你也不好让涂着指甲油的他干些什么活,只求他安静呆着别添乱就成。
他在旁边看你忙出一身汗,自己又啥也做不了,只好充当人型电风扇,拿着扇子使劲给你扇风降热。
不过他特别擅长摆盘,一道普普通通的家常菜经过他的手,愣是摆出了高级餐厅招牌料理的感觉。
他得意说,无论是人还是料理,都要可爱好看,才会招人喜欢。


大和守安定
大部分情况下是个十分温柔有用的小助手,会体贴地问你累不累,适时给你递水按摩,小天使模式全开。
可是一旦拿了上了菜刀,就是杀鸡剁肉砍骨头的一把好手,能把菜刀用出打刀的气势来,砧板不知道被他剁坏多少个。
所以他只要一拿菜刀你就会躲得远远的,生怕误伤。


岩融
对学做料理相当有兴趣,会主动问你今天做什么菜,也很乐意在厨房里给你打下手。
可惜有时候控制不好力道,颠勺的时候把整锅的菜都颠了出去,和安定一样经常剁坏砧板,顺带着连菜刀也弄卷刃。
这种时候他会对着面色有些无奈的你爽朗一笑,郑重地道完歉后保证下次一定轻点。

和泉守兼定
他个人对下厨房这件事跟马当番一样不屑一顾,一边嚷着“竟然让刀去做饭”,一边不情愿地束起长发,跟着你踏进了厨房。
比起洗菜淘米,他更乐意切菜剁肉,挥起菜刀跟斩杀敌军一样利落帅气。切完之后还会一脸得意地拿到你面前炫耀,那自满的小表情仿佛在问“看我是不是既帅气又能干?”,看得你很想夸他一句“真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但你没敢说出口,怕被揍。

髭切
这人在某种意义上比鹤丸还要让人头疼,搞不清楚大葱和蒜苗的区别,经常把糖当成盐往菜里放,犯了错也只会波澜不惊地笑着跟你说:“哎呀,我刚才好像弄错了呢。”
拿起菜刀的时候会不明所以地轻笑一声,听得你毛骨悚然,然后他会用一如既然的轻柔声线安慰你道:“没关系的,切个菜而已,我不会做出格的事儿哦。”


明石国行
他这么个懒人,能陪你踏进厨房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给你打下手,而是为了吃。
除了尝味道的时候会积极一点,其他时间他就抱着手垂着眼,百无聊赖地看着你忙活。
有时候你实在忙不过来喊他来帮忙,他也是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动作慢吞吞的,削个土豆皮要半个多小时。
但如果那天做的菜是萤丸和爱染爱吃的,他的动作就会稍微快一点,削皮的时间缩短到二十分钟。









如果刀剑男士们陪你下厨



算是之前脑洞的延伸,最近沉迷做菜无法自拔
审神者十分擅长料理的设定
ooc,渣文笔,乙女向注意


へし切長谷部
每次你下厨的时候,他总要唠叨两句,说什么天太热了,锅太重了,各种阻止你下厨的理由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可每次他都是一边唠叨一边帮你切菜颠锅,锅铲拿在他手上的时间比在你手上还多。
比较危险的事情,比如剁骨头,下油锅之类的事他绝对不会让你做,烧开水也不行。
菜出锅之前总是会先夹一点吹凉了喂给你尝尝,然后根据你的口味决定要不要加盐加糖。
至于合不合别人的口味,他也不在乎。


巴形薙刀
其实心里不赞成你亲自下厨的,他认为作为本丸统帅的审神者,应该把时间花在更重要的事情上。
但是他却没有表露出半分这种心思,只是默默地待在厨房一角里看着你围着灶台忙活。
神奇的是他却比你更清楚各种厨具和调味料的位置,每当你找不到想要的东西时,不等你出声,他就能快速地找出来递给你,然后再默默地退回角落,像一只乖巧的小......啊不,大动物。
等你做完饭,厨房像被抢劫了一样乱七八糟,他都会主动替你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烛台切光忠
他绝对是你在厨房里的好搭档,两人干起活来配合十分默契,你削皮来他切菜,你炒菜来他装盘。
你们经常一起研究各种新鲜的吃法,或是互相交流一些料理小技巧。
他的刀功很是一流,经常用萝卜苹果雕一些可爱的小动物来逗你开心,每次你都舍不得吃,都放在冰箱里保存着,以至于冰箱俨然成了一个烛台切雕刻作品展台。


歌仙兼定
他也是个很懂料理的人,不过比起杀鸡宰牛,他更乐意去煮饭。
所以一般都是你拿着菜刀气势十足地左劈右砍,他在一旁慢条斯理地澄米煮饭。
虽然说君子远庖厨,但是对他来说,每次看到你那隔着氤氲蒸汽的模糊侧脸,或是完成菜品之后的欣然一笑,都让他不由自主地觉得,饶是这满是油烟和血腥的庖丁之地,也堪比人间仙境。



薬研藤四郎
这也是个在厨房里帮不上什么忙的家伙,但他还是坚持要在你下厨的时候守在一旁。
在他看来,厨房里危险的东西太多了,煤气,菜刀,油锅,每一个都是有可能让你受伤的潜在危险。
有时候你不小心切到手指,或者被热油溅到,他都会一个箭步冲上来把你拉到安全地带,然后迅速做好应急处理,最后用责备又无奈的语气提醒你下次小心。


一期一振
出乎你的意料,这个像个王子一样贵气的人,厨艺还算不错。
尤其擅长做一些甜口的点心,但是很少做,就是做了数量也不多,理由是不能娇惯了弟弟们,而且吃多了会长蛀牙。
对于你却是特别地娇纵,想吃什么点心都给做,不限量,只是有时候看到你偷偷拿很多点心给短刀们的时候会小小地生一下气。
不过你知道他还是很心疼弟弟们的,因为每次做正餐的时候他都会很虚心地向你学习各种菜系的做法,以满足弟弟们各不相同的口味。


三日月宗近
这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啥也不会做,像个吉祥物一样安安静静地待在厨房一角,乐呵呵地看着你忙活。
虽然他时不时地会出声提几句“我觉得多放点糖比较好”之类的建议,但你一般都装作没听到。
菜出锅时他总是第一个品尝,虽然有时候并不合他口味,但哪怕是被辣得眼角带泪,他也会带着温柔的笑容摸摸你的头顶,笑道:“甚好甚好,小姑娘的厨艺又进步了。”


鶴丸国永
他被你无情地列在本丸厨房禁止进入名单的榜首,但他还是经常偷偷摸摸地溜进来,吓你一跳。
还好在厨房里,由于担心你的安全,他的恶作剧会收敛很多,最多也就是在你切菜的时候顺手拿起来一块偷吃,然后在你刚要发火的时候迅速拿起另一块塞进你的嘴里,嬉皮笑脸地问一句“好吃吗”,让你刚冒起来的火气都没地儿发。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菜出锅前,他很可能会趁着你不注意多加些料进去,以前你抓到过他一次现行,然后微笑着命令他把那锅多加了三大勺盐的汤都喝了。










这个会有第二弹……时间不敢保证......
还有,500fo的答谢就不点文了,问一下大家想不想看寝当番的梗......不会写肉,但是应该也很羞耻)
(同样不敢保证时间......顶着锅盖赶紧逃)

有个很会做中国菜的审神者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最近跟着老妈学做菜,小有收获,开了个清奇的脑洞。
严重ooc预警,纯属恶搞,有夸张的部分,大家看一看笑笑就好,不要认真


へし切長谷部
自从主公开始做中华料理,无论是什么食材,什么味道,我都会一点不剩地吃光,什么泡椒凤爪,螺蛳粉,都不在话下。
直到有一天她端出了一大盆牛油火锅。
没错是盆。
那是我第一次没有全部吃完主公做的菜。
那天以后我拉了好几天肚子,日课任务也没能好好完成。
有违主公期望,真是羞愧。


一期一振
我本人对于食物没有什么特殊爱好,可是弟弟们都还小,正是爱吃的年纪,自从主公开始做菜之后,弟弟们成天缠着她各种点菜。
刚开始的时候主公还是很耐心地一一满足大家的要求,可是弟弟太多,众口难调,渐渐地主公也撑不住了。
她苦恼了很久,最后一本正经地跟我说:“能满足所有人口味的,就只有火锅了,想吃啥自己涮。”
后来本丸吃了两个月的鸳鸯火锅。
我现在看到火锅就想拔刀。


歌仙兼定
主公一开始决定要做中华料理的时候,我是不赞成的。
无论是在烟熏火燎的厨房里被葱姜蒜熏得眼泪鼻涕一起流,还是一边躲着直冲脸面而来的猛火一边颠着中式大炒锅,光是想想就不风雅。
料理,应该是扑鼻的米饭清香,应该是利落的流畅刀功,这才够风雅。
直到我看见她用萝卜雕了一匹小云雀出来,摆在那一大盘肉香四溢的红烧肉旁作为装饰时,我才幡然醒悟。
主公她做的不是菜,是艺术。


烛台切光忠
我曾经尝试过劝说她,中华料理太油腻了,对身体不好,不如跟着我学做日本料理。
她没有说话,当场下厨给我做了一桌健康营养的各种广式炖汤,还有清爽可口的小炒和鲜美宜人的清蒸菜。
我深切感受到我作为本丸第一主厨的地位岌岌可危。


薬研藤四郎
我本来对大将做不做菜这件事没有什么意见。
可自从她开始给出阵归来的伤号开小灶补充营养之后,大家就开始各种装,明明伤口都快愈合了,还是一直叫疼,搞得好像是我这个负责手入的不尽职一样。
这怎么能忍,于是我立马跟大将建议,开小灶食补的同时,还可以再灌点中药。
大家立马都好了,再没有一个人装病。
从此以后大将的小灶就只有我一个人能吃得到。


鶴丸国永
那一天,主公在厨房做饭,十分专心,以至于我偷偷走到她身后都没发觉。
我猛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想给她一个惊吓。
结果她吓得转过身就是一菜刀,幸亏我躲得快,不然我一代名刃鹤丸国永就要死在菜刀之下了,传出去多丢人。
从此以后再也不敢靠近正在做饭的主公。
虽然人生里惊吓很重要,但命更重要。


加州清光
看主公大夏天的在厨房里忙活出一身汗,我实在是心疼,怎么能让主公一个人如此辛苦呢,所以我义无反顾地留了下来给她打下手。
可是当我把土豆削得只剩一半,又把糖当成盐放进汤里时,她就微笑着把我赶出了厨房。
看来这年头,光是可爱已经留不住主公的心了。


山伏国広
拙僧本是修行之人,对食物并无要求,能果腹即可,可是主公做的中华料理,味道丰富,十分美味,还每天都翻着花样,主公告诉我,中国有八大菜系,想吃个遍还早得很。
拙僧并不奢求能吃遍,只是看着自己日渐增加的体重,恐怕锻炼量又要增加了。
卡卡卡,这也是一种修行吧。






啰嗦一句,没想到我这几个月更新一次的号居然也有500fo了……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其实我很犹豫要不要开个点文,我这种随便写点段子的小学生文笔,还有这渣速度,估计不会有人想点吧😂
嘛,随缘吧。
最后还是谢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如果刀男们陪审神者去抽血 第二弹

不是一个婶,全篇傻白甜玛丽苏
ooc,乙女向注意

以下正文



鶴丸国永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鹤丸国永一脸好奇,东看看西摸摸,当他看见医生把止血带绑在审神者手臂上的时候,瞪着眼睛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惊喜地说道:“这个东西好棒,可以做出很好的整人道具吧!”
审神者被他逗得笑出声来:“老不正经。”
“只要有一颗年轻的心就不算老,人生就是需要一些惊吓嘛。”
“别找借口,上次你趁着大俱利睡着时把我的面膜贴在他脸上的事儿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我只是想帮小俱利美白一下,主公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那面膜多贵你知道吗……”审神者话才说道一半,就被已经完成了抽血的医生出声打断:“好了,拿棉棒压一会。”
鹤丸国永反应比审神者还快,一手扶着她的手臂一手接过棉棒紧紧地按住。
他冲着审神者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说:“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医生:你想对我的止血带做什么?)


江雪左文字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和她苦着一张脸的表情不同,江雪则神色平静,看见针头生生扎进了审神者的手臂里,眼神也不起一丝波澜。
看着自己的血正被抽走,审神者害怕地咬住下嘴唇,往身旁的江雪身边靠了靠。
江雪依然保持着平和的表情,只是抬手轻轻抚摸着审神者的头顶,十分轻柔地开口说道:“主公应该高兴,这是为了检查您的健康所流的血,而不是为了无谓的厮杀。”

(医生:突然觉得自己好高尚)


鳴狐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鸣狐一如既往,沉默不语地在身旁守着,倒是他肩上那只狐狸一惊一乍地嚷个不停。
“哎呀主公不要害怕,抽一点点血不要紧的,鸣狐平时在战场上流的血可比这多多了……”
听了这话审神者默默缩了缩脖子,不好意思再露出害怕的表情,只得挺直了腰板以示决心。
鸣狐皱着眉头把狐狸从肩膀上拎了下来,举在面前默默地盯住它的眼睛,微带训诫的眼神看得狐狸有些害怕地往后缩了缩。
几秒钟后鸣狐恢复了淡漠的表情,在狐狸脑袋上顺了几下,然后放在了审神者的膝盖上。
狐狸顺从地往审神者怀里蹭了蹭,哼唧着说道:“小动物可是有治愈人心的效果哦,主公不用怕,鸣狐也会一直陪在您身边的。”

(医生:谁把宠物带进来的?出去!)


物吉贞宗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物吉贞宗乖巧地守在一旁,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过审神者,将她皱着眉头略显害怕的表情尽数看在眼里。
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走上前去,他冲着审神者露出一个灿烂的笑颜,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说道:“笑容是最棒的,主公也笑一笑,这样或许就不觉得疼了。”
说罢他将腰间的刀解下,郑重地放在了审神者的膝盖上,认真地说:“放心,有我在,一定可以保佑您的体检结果一切正常。”

(医生:封建迷信要不得。)


三日月宗近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一旁的老头子倒是悠悠闲闲,饶有兴趣地看着医生的各种器具,感叹道:“看来我真是老了,这些东西从来都没见过呢。”
直到医生拿出了尖利的针头,他才略有惊讶地问道:“这难道是要扎进手臂里吗?”
看到审神者无奈地点头,三日月宗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疼惜的神色。
他缓缓抬起手,宽大的衣袖将那根可怕的针头挡在了审神者的视线之外。
三日月宗近用那双闪着弯月清辉的眸仁盯住了她的眼睛,笑意盈盈地说道:“虽然只是张老头子的脸,但应该比针好看些。”

(医生:衣袖都盖住手臂了,麻烦拿开好嘛?)


髭切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髭切保持着若有似无的微笑,神色平静地在一旁守着。
当酒精涂上手臂的那一刻,审神者有些害怕地往髭切的身旁躲了躲。
注意到审神者的小动作,髭切抬起一只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以示安慰。
然后他收起笑容看向医生,双眼微微眯起,语气虽然轻柔,但是每一个字都清晰可闻。
“我听说有些实习医生和护士技术不够,抽血时扎好几次都找不准血管,是吧?”
“.......啊。”
“不过您既然是政府派来的,肯定不会犯这种错误吧。”下一个瞬间,他又微微上扬起嘴角,带着看似温柔无害的笑容开口道,“辛苦您了,麻烦动手的时候准一点。”
“好、好的。”

(医生: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小狐丸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一旁的小狐丸看见自家审神者略显害怕的表情,便从走到她的背后,伸出左手轻轻遮住她的双眼,然后俯身紧握住她放在膝盖上的手,将审神者整个背后都贴在了自己怀中,
小狐丸将嘴唇贴紧在她的耳边,用带着气音的温柔语气小声说道:“主公不要怕,我会陪着您的。”

(医生:这位婶你不要激动,手抖成这样我怎么抽血?)


五虎退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一旁的五虎退看起来比审神者还害怕,当看到医生把尖利的针头拿出来时,他忍不住审神者背后躲了躲,拉着她的衣角,用带着些许哭腔的语气小声说:“这个人好可怕……”
医生:“......”
本来还有些害怕的审神者此刻只得反过来安慰他说:“没事的,这位医生抽血是为了检测我的身体情况,是个好人哦。”
五虎退这才敢怯生生地抬起眼看向医生,支支吾吾了好一会,最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深深一鞠躬说道:“对不起,我们家主公麻烦您了,辛苦了,谢谢。”

(医生:总算碰见个懂事的小天使!)








会不会有第三弹我也不知道,随缘吧(就是懒)😂
最近事儿多也就只能用这个渣速度了……所以真的很感谢各位愿意支持这个不靠谱的我。



如果刀男们陪审神者去抽血

前段时间去医院体检,因为老师没说清楚检查项目,跑了两趟扎了三针,算是安慰自己写了这个脑洞。
能力不足所以只写想得到梗的几把刀。
不是一个婶,渣文笔,全篇傻白甜玛丽苏注意。
ooc,乙女向注意。

以下正文




为了完成时之政府提出的体检要求,各个审神者们纷纷排着队撸起了袖子,在自家近侍的陪同下,为政府的伟大事业献出了自己的鲜血。
然而对于负责的医生来说,抽血的过程,甚为艰难。


へし切長谷部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长谷部皱着眉头一脸担忧地守在她身边,一副随时待命的架势。
蘸着碘酒的棉签接触到皮肤,一瞬的冰凉不禁让审神者倒吸一口凉气。
长谷部终于忍不住道了一声“失礼”,伸手环住审神者的肩膀搂了过来,轻轻地将她的脑袋按在了自己怀里。
长谷部冲对面医生点了点头,说:“请您下手轻一点,我们家主公怕疼。”

(医生:抽个血而已啊大哥,能疼到哪儿去!)


一期一振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一期一振见她明明害怕却不得不伸手,那苦着脸的表情像极了自家弟弟们被逼着吃青椒时的样子,忍不住嘴角上扬笑了起来。
他蹲下身来,握住了审神者的另一只手,虽然没有说话,但那双看向审神者的金色瞳仁里溢满了温柔,让人感到十分安心。
血抽完之后,一期一振不知从哪儿拿出一颗糖果,喂进了审神者嘴里,然后微笑着揉着她的头顶柔声说道:“主公表现真好,都没哭呢,这是奖励。”

(医生:“这么大个人了抽血还哭才不正常好吗!)


和泉守兼定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和泉守兼定则双手抱胸站在一旁,有些不耐烦地抱怨着:“不就抽个血而已,还非要我陪着。”
审神者被他这么一说,再加上涂在手臂上碘酒的冰凉触感,半是委屈半是害怕地转过头去。
看见她这个样子,和泉守兼定心下有些懊恼,随后啧了一声,干脆将她一把搂进了怀里,揉着她后脑勺的头发,语气略微有些不快:“真是麻烦死了,不看就不疼了吧?”

(医生:少年你太天真了,就算看不见也还是会疼的)


にっかり青江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一旁的青江则挑起眉毛,说道:“主公每个月流掉的血比这多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审神者翻了白眼过去。
“我的意思是说,抽个血,不会比痛经还疼的。”
审神者接着翻了个更大的白眼过去。
青江微微叹了口气,凑过去在审神者耳边低声说道:“这就怕疼了,以后还有更疼的可怎么办?”

(医生:喂110吗,这儿有人开黄腔你们管不管?)


薬研藤四郎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药研看着她微微发抖的身子,无奈地轻叹了口气,直接把医生赶了出去,自己在审神者对面坐了下来。
他拿起止血带熟练地绑在审神者手臂上方,然后抬眼看向她的眼睛,嘴角带着一点笑意,声音低沉地说道:“大将别怕,我亲自动手,不会疼的。”

(医生:我做错了什么要赶我出去?)


大倶利伽羅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大俱利伽罗则面无表情,站在一旁冷眼看着。
在碘酒涂上皮肤的时候,审神者忍不住拉住了身边人的衣角,把脸埋进了他的腰侧。
大俱利伽罗的身体瞬间僵住,他愣了一会儿,然后也不知怎么的,不自觉地慢慢抬起手,轻轻搂住了审神者的肩膀。
审神者看不见的是,他一双冷若寒冰的眼睛瞪向了拿着针头的医生,一脸“你要是不好好抽我就弄死你”的表情。

(医生:大爷我错了,我肯定好好做人……啊不,好好抽血)


加州清光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紧紧守在一旁的加州清光眉头紧锁,表情看起来比审神者还紧张。
当看到医生拆开针头的包装袋,他忍不住蹲下身来,双手紧紧包住审神者的手,眼里满是疼惜:“主公如果觉得疼一定要告诉我啊,千万别忍着。”
看见审神者乖顺地点了点头,清光满意地伸手在她头顶上抚了抚,安慰道:“您放心,就算多了个针眼,在我眼里您也是最可爱的。”

(医生:再看下去我真的要长针眼了)



未完。






发现正在写的梗跟别人撞了😂怪我手慢。

国服这个掉率有点恐怖啊.....不开新图和新刀可能都没有肝的动力了

国服第一天用了五个御札没有一期,大概我的欧气都给了隔壁阴阳师......

国服这卡得呀,感觉唯一的好处就是氪金方便......

你为什么没有女朋友 第二弹

乙女向all婶ooc注意
依旧全员低情商设定
谢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小乌丸
“主公让我晚上去她房间帮忙整理一下公文资料。”

于是小乌丸仔细查看了战绩之后,宛如一个严厉的父亲一样对审神者提出了督促和建议。


歌仙兼定
“主公说她最近在学习茶道,希望我能亲身指导一下。”

于是歌仙兼定花了一整天的时间跟审神者讲解千利休的茶道精神。


山姥切国広
“主公买了一件很贵的新斗篷送给我,说是什么情人节礼物,我摸了一下面料,特别舒服。”

于是山姥切国广表示这种高档货并不适合自己这样的仿品,义正严辞地拒绝了。


烛台切光忠
“主公说最近开了一家很好吃的西餐厅,问我要不要一起去尝尝。”

于是烛台切光忠表示西餐那种东西华而不实,不如乌冬面营养健康,并在当晚亲自做了很多手擀乌冬,本丸里人人有份。


堀川国広
“主公问我这几天一直田当番累不累,要不要当几天近侍休息休息。”

于是堀川国广表示能和兼桑一起田当番特别开心,一点都不累。


膝丸
“主公送了我一个结缘御守,说是能可以加深两人的羁绊与感情。”

于是盼望着兄长能快点想起自己名字的膝丸高高兴兴地拿去给了髭切。


小狐丸
“主公说我的发质特别好,想多摸几下。”

于是小狐丸立即剪了一束头发下来送给审神者,表示这样就可以随时摸了。


明石国行
“主公说她房间的床睡起来特别舒服,问我要不要去试一试。”

于是明石国行表示恭敬不如从命,霸占了审神者的床昏睡了一整天。


鯰尾藤四郎
“主公说等下了雪,就可以和我一起打雪仗了。”

于是鲶尾提议把雪换成马粪会更刺激。


亀甲貞宗
“主人说不太懂捆绑play是什么意思,希望我能示范一下。”

于是龟甲贞宗兴冲冲地拿来绳子,可惜还没来得及靠近审神者,就被赶来护驾的长谷部打成重伤。


审神者:这破本丸迟早要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