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兮

主刀乱,一期、长谷部沼民,乙腐都吃,渣文笔渣速度,关注需谨慎

有个很会做中国菜的审神者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最近跟着老妈学做菜,小有收获,开了个清奇的脑洞。
严重ooc预警,纯属恶搞,有夸张的部分,大家看一看笑笑就好,不要认真


へし切長谷部
自从主公开始做中华料理,无论是什么食材,什么味道,我都会一点不剩地吃光,什么泡椒凤爪,螺蛳粉,都不在话下。
直到有一天她端出了一大盆牛油火锅。
没错是盆。
那是我第一次没有全部吃完主公做的菜。
那天以后我拉了好几天肚子,日课任务也没能好好完成。
有违主公期望,真是羞愧。


一期一振
我本人对于食物没有什么特殊爱好,可是弟弟们都还小,正是爱吃的年纪,自从主公开始做菜之后,弟弟们成天缠着她各种点菜。
刚开始的时候主公还是很耐心地一一满足大家的要求,可是弟弟太多,众口难调,渐渐地主公也撑不住了。
她苦恼了很久,最后一本正经地跟我说:“能满足所有人口味的,就只有火锅了,想吃啥自己涮。”
后来本丸吃了两个月的鸳鸯火锅。
我现在看到火锅就想拔刀。


歌仙兼定
主公一开始决定要做中华料理的时候,我是不赞成的。
无论是在烟熏火燎的厨房里被葱姜蒜熏得眼泪鼻涕一起流,还是一边躲着直冲脸面而来的猛火一边颠着中式大炒锅,光是想想就不风雅。
料理,应该是扑鼻的米饭清香,应该是利落的流畅刀功,这才够风雅。
直到我看见她用萝卜雕了一匹小云雀出来,摆在那一大盘肉香四溢的红烧肉旁作为装饰时,我才幡然醒悟。
主公她做的不是菜,是艺术。


烛台切光忠
我曾经尝试过劝说她,中华料理太油腻了,对身体不好,不如跟着我学做日本料理。
她没有说话,当场下厨给我做了一桌健康营养的各种广式炖汤,还有清爽可口的小炒和鲜美宜人的清蒸菜。
我深切感受到我作为本丸第一主厨的地位岌岌可危。


薬研藤四郎
我本来对大将做不做菜这件事没有什么意见。
可自从她开始给出阵归来的伤号开小灶补充营养之后,大家就开始各种装,明明伤口都快愈合了,还是一直叫疼,搞得好像是我这个负责手入的不尽职一样。
这怎么能忍,于是我立马跟大将建议,开小灶食补的同时,还可以再灌点中药。
大家立马都好了,再没有一个人装病。
从此以后大将的小灶就只有我一个人能吃得到。


鶴丸国永
那一天,主公在厨房做饭,十分专心,以至于我偷偷走到她身后都没发觉。
我猛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想给她一个惊吓。
结果她吓得转过身就是一菜刀,幸亏我躲得快,不然我一代名刃鹤丸国永就要死在菜刀之下了,传出去多丢人。
从此以后再也不敢靠近正在做饭的主公。
虽然人生里惊吓很重要,但命更重要。


加州清光
看主公大夏天的在厨房里忙活出一身汗,我实在是心疼,怎么能让主公一个人如此辛苦呢,所以我义无反顾地留了下来给她打下手。
可是当我把土豆削得只剩一半,又把糖当成盐放进汤里时,她就微笑着把我赶出了厨房。
看来这年头,光是可爱已经留不住主公的心了。


山伏国広
拙僧本是修行之人,对食物并无要求,能果腹即可,可是主公做的中华料理,味道丰富,十分美味,还每天都翻着花样,主公告诉我,中国有八大菜系,想吃个遍还早得很。
拙僧并不奢求能吃遍,只是看着自己日渐增加的体重,恐怕锻炼量又要增加了。
卡卡卡,这也是一种修行吧。






啰嗦一句,没想到我这几个月更新一次的号居然也有500fo了……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其实我很犹豫要不要开个点文,我这种随便写点段子的小学生文笔,还有这渣速度,估计不会有人想点吧😂
嘛,随缘吧。
最后还是谢谢大家的支持!鞠躬!

评论(26)

热度(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