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兮

主刀乱,一期、长谷部沼民,乙腐都吃,渣文笔渣速度,关注需谨慎

刀剑男士们的叫床服务(一)


到了冬天起床简直是噩梦……那就让刀男们来叫你起床吧

玛丽苏乙女向,ooc预警


一期一振の場合
当一期一振走进房间时,不出所料地看见自家的审神者还缩在被窝里昏睡,不省人事。
他在床边坐下,柔声道:“主君,已经早上了。”
然而审神者只是在被窝里翻了一个身,就没有了别的反应。
“连弟弟们都起了呢,主君还想赖床吗?”
“再......让我睡一会儿吧......”
听到审神者透过厚厚的被子传来的发闷的声音,一期一振无奈地一笑,俯身贴上审神者的耳边,“冒昧问一句,主君有好好穿着睡衣吗。”
“嗯......穿着......”
一期一振带着笑坐直身体,轻轻咳嗽了一声,正色道:“既然这样,再不起我就要掀被子了。”
大概觉得温柔有礼的一期不会做出这种事,审神者依旧躲在被窝里动都不动。
然而下一秒,一期一振就真的握住了被子的一角,用力往上一掀......
突然被冷空气包围的审神者吓得全身一缩,立马坐了起来,正要开口骂人,一期一振便反手将被子又盖在审神者身上,重新把她包得严严实实。
他伸手在她被被子包住的头顶上轻轻敲了一下,笑得一如既往得好看,温柔的声线在冬日清晨冷冽的空气里就像一杯清甜的蜂蜜水。
“这下清醒了?快起吧,弟弟们还等着您陪他们打雪仗呢。”


へし切長谷部の場合
当长谷部走进房间时,审神者还用被子蒙着头睡得正香,完全没有要起床的样子。
长谷部站在床前沉默了有两分钟,仿佛不忍心将熟睡中的审神者叫醒。
但作为近侍的责任感还是驱使着他伸出手将被子扒开一条缝隙,提醒道:“主君,该起床了。”
审神者挣开他的手,翻了个身,含含糊糊地说
“让我再睡一会儿……”
长谷部契而不舍地继续扒开被子,认真地说:“主君您再不起的话,政府下达的任务就完成不了了。”
审神者依旧闭着眼睛,有些不耐烦,“长谷部......你要违抗主令吗……”
“不.......只是您昨晚说过,今天无论如何也得叫您早起,否则......就让我把您所有的零花钱都交给博多。”
这下审神者缩在被窝里沉默了半天,最后终于翻身坐了起来。
她哀怨地瞪着眼前这个不能让她睡懒觉的始作俑者,咬牙切齿地说道:“长谷部,你还真尽职。”
“多谢主君夸奖。”
他笑了笑,把审神者不知道怎么散落在房间角落的拖鞋拿回来放在她脚下,左手放在胸前鞠了一躬。
“我去给您准备早餐,请您换衣服吧。”他抬起头,盯住了审神者还有些睡意朦胧的眼睛。“或者,您要是嫌穿衣服麻烦,让我伺候穿衣也是可以的。”



鶴丸国永の場合
当鹤丸国永走进房间时,审神者还缩在被子里睡得香甜。
他走近床边,一边推审神者一边叫道:“快起床啦,外面都下雪了,不想去看看吗?”
审神者并没有醒过来,连动都不动。
鹤丸狡黠一笑,似乎等这个时候等了很久似的,语气都带着些期盼:“那就别怪我用特殊手段了。”
他活动了一下双手五指,然后伸手把冰凉的手掌心,贴在了审神者的脖子上。
审神者顿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她尖叫着坐了起来,看清眼前人是鹤丸之后,就是一顿猛锤。
鹤丸赶忙伸手抓住她落在自己身上的拳头,出声辩道:“我不就是想让你起床吗,你看这招多有效。”
说罢他握着审神者的手腕,一用力便将她拉进自己怀里抱紧,一边用手指顺着梳理她后脑勺乱糟糟的发丝,一边将嘴唇贴到她耳边,几乎是用气音说道:“这样就不冷了吧?我的胸膛还是很暖和的。”



薬研藤四郎
当药研走进房间的时候,审神者依旧在床上昏睡不醒。
怕冷的她盖着两床厚厚的棉被,却因为不雅的睡相,上面那一床被子已经有一半都垂到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的药研立马上去把被子捡起盖回审神者身上,甚至还细致地把边边角角都掖好,生怕她着一点凉。
然后他才想起,自己是来叫自家主君起床的。
只是盯着审神者这张睡得香甜的脸,他也不舍得将她从温暖的被窝里叫醒。
算了吧,让她睡好了。
药研轻叹一口气,走到窗前拉紧了窗帘,最后又确认了一遍审神者除了头没有别的部位露出来,便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





应该会有第二弹吧……
一期掀被子的梗来自花丸web广播田丸去当嘉宾的那一回,大家有兴趣可以去听一听。

最近不知道写点啥,大家还想看什么梗可以在评论里推荐给我,我看到感兴趣的就会写的,算个伪点文吧。
谢谢各位小天使们!笔芯!

评论(12)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