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兮

主刀乱,一期、长谷部沼民,乙腐都吃,渣文笔渣速度,关注需谨慎

如果你和刀剑男子走夜路时碰到了持刀强盗

上完晚自习回宿舍的路上有点小怕,就有了这个脑洞。
尽量不崩,全员耍帅装逼风。

烛台切光忠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家里的御厨烛台切光忠采购了一批食材,两人拎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准备晚上给本丸的大家煮火锅。
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个人,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大声吼道:“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你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东西扔到了地上,还好烛台切光忠眼疾手快地接住了。
他温柔地冲你笑了笑,说“主公不用害怕,先帮我拿一下鸡蛋好吗,放地上会压坏的。”
你接过他手里的鸡蛋,默默地退到了一旁。
“不好意思,家里还有一大口子人等我回去做饭呢,没时间陪你玩了。”
他拔出了腰间佩戴的刀,锋利的刀刃在月光下闪着寒光。
“你看起来身体还挺结实的,不过应该不会比烛台还难切吧。”

强盗卒

山姥切国広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山佬切国广去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个人,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大声吼道:“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你有些害怕的看了看山姥切国广,他给了你一个安抚性的眼神,接着把手搭在了腰间的刀上。
“喂我说那个穿白布的乱动什么!”强盗暴躁地晃了晃手中的刀,“斗篷都烂成那样了还穿,是不是有病啊。”
他一愣,目光迅速黯淡了下去。
“我......有病?是说我是仿品吗......”
你叹了口气,这种时候也能想到这事儿上去,也是服了。
强盗看他没了动作,得意洋洋地走近了他,将刀架在了他脖子上。
“识相的话就快点把钱拿出来......”
他依旧深深低着头,斗篷遮掩下看不清他的表情。
就在你不知所措的时候,强盗突然一声惨叫,整个手臂被扭曲成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刀也掉在了地上。
只见山姥切国广紧紧抓着强盗的手腕,另一只手摘下了帽兜,金色的头发沐浴在清冽的月光里,美得像一幅画。
这还是你第一次亲眼看到这样的他。
他终于拔出了刀,用一种前所未有的霸道语气说:“我要让你后悔侮辱我是仿品。”

强盗卒


薬研藤四郎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药研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躲在路边草丛里的强盗看着走过来的你,旁边跟着个矮矮的小男孩,握紧了手中的刀,心想,小孩子总该没问题了吧。
“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你还没来得及害怕,就被一个箭步冲出来的药研挡在了身后。
他用和身形完全不相配的低沉声线说:"大将别怕,有我在。"
话音刚落,他拔出腰间的短刀飞一般地直冲前去,强盗甚至没来的及看清对方的动作就已经被一脚踹翻在地。
他跪坐在强盗身上死死地压制着,闪着寒光的短刀抵在敌人的颈间。
“大将,你先去万屋吧,这里交给我了”,他勾起嘴角,笑容跟手中那把闪着寒光的短刀一样冰冷。“而且,接下来的场景您还是别看为好。”


强盗卒

萤丸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萤丸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躲在路边草丛里的强盗看着走过来的你,旁边跟着个矮矮的小男孩,握紧了手中的刀,心想,这个看起来更矮,总该没问题了吧。
“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你有些担心地看向萤丸,他倒是一脸镇定,眉毛都没皱一下。
也是,这个人可是能一挑三的,需要担心的是对面吧。
强盗看你们两一脸不在乎的表情,气得晃了晃手中明晃晃的刀子威胁道。
“看到没,老子可是带了刀的,不听话就砍死你们!”
萤丸有点嫌弃地瞅了瞅强盗手里的刀,叹了口气,然后把身后背着的那把刀取了下来。
他拿着那把比自己还要高的大太刀,身躯虽小,气场是却让人如临地狱般的强大。
“真巧,刀的话我也有一把呢。”他微微一笑,寒光一闪,刀已出鞘,“不过看起来我的刀更有杀伤力呢。”

强盗,卒


五虎退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五虎退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躲在路边草丛里的强盗看见走过来的你,旁边跟着个瘦小的小男孩,握紧了手中的刀,心想,这个看起来比刚才那两个弱多了,总该没问题了吧。
“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你内心虽然害怕,但是作为主公的责任感并没有让你撒腿就跑,你看了看旁边已经吓得开始抽泣的五虎退,勇敢地上前挡在了他面前。
“只要你不伤害我们,东西和钱都可以给你。”
强盗得意地走到了你身边,伸手正要摸向你腰间的荷包,下一秒就突然惨叫了一声。
你低头一看,刚才还在你身后哭泣的五虎退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了强盗身旁,手里的短刀深深的刺进了强盗的一只大腿里。
他一边抽泣着,一边用颤抖的声音说“一期哥说过,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护好主公。”
说完,他闭着眼睛拔出了刀,手却无比准确地往强盗胸口刺去.

强盗卒。

乱藤四郎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乱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躲在路边草丛里的强盗看着走过来的你,旁边跟着个长发飘飘的小女孩,握紧了手中的刀,心想,这次是小女孩,总该没问题了吧。
“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你被一脸狰狞的强盗吓到了,身边的乱看起来似乎也有些害怕,微微皱着眉头撅着嘴,一脸委屈的样子。
对面的强盗看见这样一个楚楚可怜的美少女,不由得动了贼心,便冲上前去把乱搂进怀里,手也不安分地往胸上摸去。
咦,就算年纪还小,也不至于这么平吧。
接着强盗就感觉到怀里这个“美少女”的身体开始僵硬起来,浑身散发的低气压让人不由得打起了寒颤。
“不、许、摸、我!”

强盗卒

一期一振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一期一振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个人,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大声吼道:“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一期一振先是给了你一个十分温柔的眼神表示安慰,然后镇定地缓步上前,手已然搭在了腰间的刀鞘上。
“主公,请问袭击药研,把五虎退吓哭,还差点玷污了乱的人就是他吗?”
你一脸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表情,说了声是。
即使在这种时候,他依然保持着完美的风度,声音一如既然的温柔。
“您对我家弟弟们的所作所为,实在让我无法接受,在此失礼了。”
他慢慢地把刀拔了出来,动作优雅自如,脸上的恰到好处的微笑此刻在对面的强盗看来,却带着让人毛骨悚然的不明意义。
“做好觉悟吧。”

评论(27)

热度(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