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兮

主刀乱,一期、长谷部沼民,乙腐都吃,渣文笔渣速度,关注需谨慎

如果你和刀剑男子走夜路的时候碰到了持刀强盗 第二弹

依旧全员男友力爆棚
谢谢大家不嫌弃我的蹩脚文笔,鞠躬!
第三弹......应该会有吧,尽量把大家想看的刀写全了。
另外,都心疼强盗去了,怎么不心疼一下屡受惊吓的婶婶😂

明石国行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明石国行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这个人真不愧本丸第一懒虫,他仿佛无视了身后手上拎着的一大堆东西的你,慢悠悠走在前面。
你看着他悠闲的背影,忍不住抱怨道:“我说你能不能帮我拿点东西?我带你出来干嘛的?”
他连头都懒得回,用跟脚步一样慢吞吞的语速说:“这是为了锻炼你的臂力。”
你气绝,心里想着回去怎么跟萤丸告状。
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个人,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大声吼道:“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你吓了一跳,慌张间只听见前面那人叹了口气,说:“好麻烦啊,主公我们直接把钱给他算了。”
你气不打一处来,就知道这人不靠谱,靠他还不如自己。
你直接把手上的东西一扔,冲上去把明石国行腰间的刀拔了出来横在胸前:“有本事你就过来呀!”
你本来只是想摆个阵势吓吓强盗,没想到强盗一受刺激,真的就挥着刀冲了过来。
武力值为零的你眼看着强盗已经到了面前,吓得几乎要叫出声来。
然而强盗高高举起的手突然被抓住,定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你回头一看,刚才还劝你直接投降的那个家伙此刻正牢牢抓着强盗的手,皱起的眉头表明他极度不耐烦的心情。
“虽然这个女人又麻烦又啰嗦,但也好歹是我的主公。”他用另一只手拿过了从你手中拿回了自己的刀,微微地眯起了眼睛,“那就速战速决吧。”

强盗卒

“等等,你刚刚说谁麻烦又啰嗦?”
“啊?我有说过吗?”

明石国行卒


大俱利伽罗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大俱利伽罗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个人,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大声吼道:“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你吓了一跳,身边那人却没有丝毫反应,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
强盗又挥了挥手里的刀子,威胁道:“快点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不然......”
强盗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他已经闪电般地拔出刀冲了过去,手起刀落,动作利落干净,眨眼间强盗已经扑倒在地。
你都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把刀收回了刀鞘,回头用那万年不变的冷漠表情看着你说:“还不快回去?”
你愣了愣,小声说:“你动作也太快了吧。”
他冷哼了一声:“不想跟他打交道。”


石切丸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石切丸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个人,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大声吼道:“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你吓了一跳,忍不住看向身边的石切丸寻求帮助。
不愧是经历了几千年岁月的神刀,他看起来气定神闲,平心静气地对强盗说:“年轻人,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抢劫总归是不好的,心里有了污秽一定要祛除,不然就会落入邪道。”
说着他不知从哪儿掏出一把御币,挥舞起来,嘴里念念有词:“辟邪消灾,降妖除魔......”
强盗不耐烦地挥了挥刀子,说:“别扯那些乱七八糟的,把钱交出来!”
石切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把御币收了起来。
“有时候驱邪不管用的话,就只能彻底铲除污秽了。”他带着温和的笑容,语气温柔地说:“有我这把在神社供奉了千年的刀,一定能让你毫无痛苦地归于清净。”

强盗卒


鶴丸国永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鹤丸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个人,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大声吼道:“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你吓了一跳,不由得看向身边的鹤丸,他可倒好,大笑了两声,然后语气欢快地说了一句:“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你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笑容满面的样子,哪儿像是被吓到了,分明是找乐子来了。
没有眼力见儿的强盗得意地挥了挥手里的刀子,说:“知道怕了就赶紧把钱交出来。”
他歪着头,双手一摊:“给你倒是可以,但是我们剩的钱不多了,你们两个怎么分?”
强盗一下子愣住了:“什么两个人?就我一个啊?”
“唉?”他瞪大眼睛,一脸惊讶的样子,“那你后面那个长头发的女人......是谁?”
强盗的鸡皮疙瘩瞬间起了一身,僵硬地转头向后看去。
他看准时机,迅速拔出腰间的刀冲了过去。
强盗只来得及看见一道白色残影掠过,对方已经把冰凉的刀刃抵在在自己的脖子上。
他一只嘴角微微上扬起来,眼睛里满是狡黠,带着邪气的笑容和刚才完全不一样。
“你给了我这么棒的惊吓,怎么能不还礼呢。”
他又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可惜你也太好骗了,这种程度的玩笑,连小伽罗都不会上当呢。”

强盗卒


江雪左文字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江雪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个人,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大声吼道:“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你吓了一跳,不由得看向身边的江雪。
他眉间微蹙,单手立起掌来,微微低下了头:“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满了争斗.......真是悲伤啊......”
强盗挥了挥了手里的刀子,不耐烦地吼道:“别废话,快把钱交出来!”
“人类,都是这么贪婪又暴力的生物吗……”
你默默地往后缩了缩,以后还是尽量少派他出阵吧。
强盗见和这个人沟通无果,干脆挥舞着刀子冲了过来。
他的反应速度说话速度完全成反比,腰间的刀闪电般出鞘,生生地把强盗截在了半路。
“为什么,非要逼我动手呢。”他一口气叹得悠长又无奈,“我的确不喜欢战斗,但也不代表我愿意束手就擒。”

强盗卒


へし切長谷部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长谷部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长谷部一个人拿着所有东西紧紧地跟在你旁边,你有些不好意思,想替他分担点,不出意料地被他严词拒绝。
“主公的手是用来处理公文制定战略的,怎么能拿这么重的东西呢。”
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个人,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这次的强盗吸取了前几次的教训,决定搞突袭,一句废话不多说冲着你就刺过来。
长谷部反映迅速地扔掉了手上的所有东西,抱着你一个侧身躲了过去,然而事发突然,你的袖口还是被刀尖划破了一道口子,物资也零零散散地地落了一地。他眉间一皱,站起来将你护在了身后。
“把主公精心挑选的东西弄成这样,还刺破了主公的衣服。”他双眼里闪着危险的光,伴着刀身出鞘的金属摩擦声,让人毛骨悚然,“不可原谅。”

强盗卒


大和守安定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安定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那个时候,冲田君他特别厉害……”
身边这个人滔滔不绝地跟你说着冲田总司的事,语气里满是骄傲。
你也面带微笑地安静听着,心里却有些难过。
这个孩子真是相当喜欢冲田总司呢,不知道他对于现在的主公,也就是自己,是不是也这么在乎呢......
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个人,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大声吼道:“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安定微微一愣,随后立马反应过来,右手搭上了腰间的刀柄。
“喂我说那个穿蓝色羽织乱动什么!”强盗暴躁地晃了晃手中的刀,“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穿这种老土衣服,cos新选组?”
“嗯?老土?”亲耳听到对方贬低自己引为为傲的前主人的衣着,他有点不敢相信,同时一股怒气瞬间从心底涌了起来。
强盗把刀尖指向了你,说了一句:“旁边那小娘们,识相的话快点把钱交出来!”
你吓了一跳,不由得往身边的安定身后躲了躲。
“小娘们?”他小声地重复了强盗这个粗鲁的称呼,心里的怒气又涌上了一层。
他抬起眼盯住对面的强盗,眼睛里仿佛有一片怒火在燃烧,让人如临地狱一般毛骨悚然。
“无论是冲田君还是主公,都不允许你侮辱。”他几乎是咬着牙说,“敢伤害主公的话,就准备引颈受死吧。

强盗卒

安定解决了强盗,把刀收回了刀鞘,抹干净脸上的血,回头的时候又恢复了温暖的笑容。
“主公,让您受惊了,没事吧。”
你看着这样的安定,心里感到无比踏实,感动地眼泪都要下来了,这孩子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啊。
“我没事,回去吧,大家还等着我们呢。”


写安定的时候想了很多,因为看了花丸的最后两集为了安定小天使揪心死了,所以最后写成这个展开也算自己的小私心吧……

最后再次谢谢大家支持!

评论(26)

热度(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