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兮

主刀乱,一期、长谷部沼民,乙腐都吃,渣文笔渣速度,关注需谨慎

如果你和刀剑男子走夜路的时候碰到了持刀强盗 第三弹

最近在准备各种考试所以第三弹迟了好久,还只有五把刀......大家不嫌弃就好😂
虽然迟了还是想道一声新年快乐!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

加州清光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清光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清光一手拎着装得满满的纸袋,一手举着你刚刚恶趣味发作给买给他的粉红色指甲油,对着月光看了好一会儿。
“主公......我说这颜色会不会太那啥了......”
你拼命忍住笑,故作认真地说:“不会啊,清光一直都用红色的,偶尔换换粉色的说不定更可爱哦。”
“是吗……”他皱着眉头,还是一副不太能接受的样子。
这时候从路边突然窜出来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朝着你们冲过来。
有了上次突袭你失败的教训,强盗这次选择了清光作为目标,打算先把有武力值的干掉。
你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清光一把推离了危险区域,而他自己则躲闪不及摔在了地上,虽然躲过了致命一刀,脸颊还是被刀尖划出了一道血痕。
你忍不住惊叫了一声,慌忙问道:“清光!你没事吧?”
“没事,皮肉伤而已。”他用手背蹭了一下脸上的血迹,低头把目光移向七零八落散在脚边的物资,那瓶粉红的指甲油连瓶子都碎了,粘稠的液体星星点点地撒了一地。
他的眉头皱得比刚才还厉害,抬头用一种极其厌恶的表情盯着罪魁祸首。
这时强盗正举着刀子准备刺第二下,他一个有力的抬腿把强盗踹飞至几米开外,然后迅速地站了起来,拔出刀做好了备战姿势。
“竟然弄伤了脸,要是毁容了就不可爱了啊。”他的语气带着一丝玩味,仿佛眼前的强盗不是个危险分子,而是某种陪练的玩物,“啊,上次被安定给暴揍了一顿的人就是你吧?”
强盗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他想起来上次被大魔王折磨的恐惧。
他微微一笑,手中寒光闪闪的刀刃随着摆动发出清脆的一响,“我虽然不像暴走的安定那样恐怖,但也不是个好惹的哦。”

强盗卒

清光解决完强盗,走到你面前,弯腰指了指脸上的伤口,轻轻哼了一声:“主公,这儿好疼啊。”
你拿出手帕给他擦了擦血迹,又安慰了两句,他才满意地直起身子。
“我们回万屋再买一瓶那个颜色的指甲油好不好?”
“你不是不喜欢吗?”
他轻声笑了笑,说:“主公刚才不是说了,粉色更可爱啊。”

博多藤四郎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博多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主公我都跟你说了买那个更划算了!还有这个东西根本就没用,回去记账的时候怎么办......”
你沉默地听着身边这个比你矮半个身子的管家滔滔不绝地数落着你消费的不理性,还不敢还一句嘴。此时你特别希望此时能有个人来阻止他。
这时上天像是听到了你的祷告,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个人,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大声吼道:“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你在惊讶之余竟然有些小高兴,因为身边的博多终于停止了对你的数落,当然你还是假装害怕地叫了一声:“啊,强盗!”
他仿佛没有听到你的叫声,仔细地盯着强盗看了一会儿,那眼神就跟他平常盯着股票市场行情一样认真。
“主公!这家伙是不是政府正在悬赏通缉的强盗?”他特地把悬赏两个字说得特别重,连对面强盗听了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啊!真的是!”这下连你都兴奋了起来。
他得意地笑出来声,把腰间的短刀拔了出来。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此刻的强盗在他眼睛里已经是活生生的闪着光的小判了,“活捉了你送去政府,能拿到多少赏金呢?”


太郎太刀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太刀太郎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躲在路边草丛里的强盗看着走过来的你,旁边跟着个大高个子,吓得手里的刀都在抖。
这身高也太犯规了吧。
不行,还是要拼一拼,不然怎么对得起自己强盗的身份。
强盗这么想着,硬着头皮冲了过去。
“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你吓了一跳,往身边的太郎太刀身边躲了躲,他倒是没啥反应,一脸茫然地问:“谁在说话?”
强盗很是受挫,这可是在打劫啊!居然被无视了?
“这儿这儿!看到没!打劫!”
他顺着声源低头一看,才恍然大悟般地说道:“啊,对不起,你太矮了,刚才没看见。”
你居然忍不住对这个强盗有种同病相怜的同情感,因为自己平常跟他说话的时候也是这种情况。
强盗气绝,对付这种人干脆来个突然袭击,说不定有机会能赢。
强盗这么想着,鼓足勇气,使出全身力气举起刀冲了过来。
太郎太刀十分迅速地拔出刀往前一刺,生生地把强盗挡在了两米之外。
强盗:“......”
连身都近不了,还抢啥劫,回家种地吧。
强盗转身就跑,他见状只往前跨了一步,刀刃便顺势搭在了强盗的后脖子上。
你使劲抬头想看看他的表情,可惜只能看见他的下巴。不过光听语气就知道现在他的眼神一定很吓人。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人类还有这种规矩吗?”

强盗卒

にっかり青江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青江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个人,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大声吼道:“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你害怕地往后青江身后躲了躲,他却摇了摇头,用一种很可惜的语气说道:“美人当前居然只劫财吗?真是不解风情啊。”
你扯了扯他的衣角,然后瞪着眼睛表达着自己的愤怒。
他不急不慢地把你的手从衣角上拿开,微笑着对强盗说:“这大晚上的出来乱晃,说不定会遇到什么奇怪的人哦。”
对,比如说你。你忍不住腹诽道。
强盗有些不耐烦的挥着手里的刀说:“别想再用这招骗我了,赶紧把值钱的......”
“嘘.....”青江把食指立在嘴边,打断了强盗的话,然后闭上眼睛,仿佛在仔细地听着什么。
“你听见了吗?”
“什么?”
“有个女人在笑。”
他故意压低的声音在昏暗的夜色里回荡着,这种诡异感让你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强盗故作镇定,抖动的刀尖却出卖了他内心的不安。
“什么笑声,我才没听见!”
他微微一笑,缓缓拔出腰间的刀,刀身摩擦的声音在这种气氛下听起来诡异得刺耳。
“在这里听不到吗?那我就送你去地狱听个够吧。”

强盗卒

三日月宗近の場合
你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带着三日月宗近去万屋采购了一批物资,正走在回去的路上。
突然从路边窜出来一个人,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刀大声吼道:“站住!打劫!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三日月面不改色,挂着那标准的微笑,说:“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没有礼貌,连老头子和小女孩都不放过吗。”
强盗听了这话似乎有些困惑,视线在你和三日月之间来回停留着。
你忍不住笑出声来,且不论自己还算不算小女孩,身边这个外表俊美的人倒是怎么看也不像老头子。
强盗似乎被你的笑声给刺激到了,一下子变得暴躁起来。“废话少说,快给钱!不然别怪我无情!”
三日月爽朗地哈哈笑了两声,语气甚是轻快:“甚好甚好,我也很长时间没有活动筋骨了,就当练练手吧。”
你很自觉地退到了路边,把路中央空了出来。
强盗拿着刀冲过去,却被他轻巧地躲开,举刀再刺,又被躲开,如此来回了好长时间,强盗手打脚踢使出来浑身解数,累得气喘吁吁,却连对方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一直等在路边的你忍不住大声喊道:“三日月!能不能快点啊,我都饿了!”
他看强盗已经累得直不起身,这才把腰间一直未曾出鞘的刀拔了出来。
“年轻人,你体力还不够格,这样下次还是赢不了的。”他微笑不减半分,语气也十分温柔,“嗯,不过应该不会有下次了吧。”

强盗卒。


评论(19)

热度(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