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兮

主刀乱,一期、长谷部沼民,乙腐都吃,渣文笔渣速度,关注需谨慎

如果刀男们陪审神者去抽血

前段时间去医院体检,因为老师没说清楚检查项目,跑了两趟扎了三针,算是安慰自己写了这个脑洞。
能力不足所以只写想得到梗的几把刀。
不是一个婶,渣文笔,全篇傻白甜玛丽苏注意。
ooc,乙女向注意。

以下正文




为了完成时之政府提出的体检要求,各个审神者们纷纷排着队撸起了袖子,在自家近侍的陪同下,为政府的伟大事业献出了自己的鲜血。
然而对于负责的医生来说,抽血的过程,甚为艰难。


へし切長谷部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长谷部皱着眉头一脸担忧地守在她身边,一副随时待命的架势。
蘸着碘酒的棉签接触到皮肤,一瞬的冰凉不禁让审神者倒吸一口凉气。
长谷部终于忍不住道了一声“失礼”,伸手环住审神者的肩膀搂了过来,轻轻地将她的脑袋按在了自己怀里。
长谷部冲对面医生点了点头,说:“请您下手轻一点,我们家主公怕疼。”

(医生:抽个血而已啊大哥,能疼到哪儿去!)


一期一振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一期一振见她明明害怕却不得不伸手,那苦着脸的表情像极了自家弟弟们被逼着吃青椒时的样子,忍不住嘴角上扬笑了起来。
他蹲下身来,握住了审神者的另一只手,虽然没有说话,但那双看向审神者的金色瞳仁里溢满了温柔,让人感到十分安心。
血抽完之后,一期一振不知从哪儿拿出一颗糖果,喂进了审神者嘴里,然后微笑着揉着她的头顶柔声说道:“主公表现真好,都没哭呢,这是奖励。”

(医生:“这么大个人了抽血还哭才不正常好吗!)


和泉守兼定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和泉守兼定则双手抱胸站在一旁,有些不耐烦地抱怨着:“不就抽个血而已,还非要我陪着。”
审神者被他这么一说,再加上涂在手臂上碘酒的冰凉触感,半是委屈半是害怕地转过头去。
看见她这个样子,和泉守兼定心下有些懊恼,随后啧了一声,干脆将她一把搂进了怀里,揉着她后脑勺的头发,语气略微有些不快:“真是麻烦死了,不看就不疼了吧?”

(医生:少年你太天真了,就算看不见也还是会疼的)


にっかり青江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一旁的青江则挑起眉毛,说道:“主公每个月流掉的血比这多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审神者翻了白眼过去。
“我的意思是说,抽个血,不会比痛经还疼的。”
审神者接着翻了个更大的白眼过去。
青江微微叹了口气,凑过去在审神者耳边低声说道:“这就怕疼了,以后还有更疼的可怎么办?”

(医生:喂110吗,这儿有人开黄腔你们管不管?)


薬研藤四郎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药研看着她微微发抖的身子,无奈地轻叹了口气,直接把医生赶了出去,自己在审神者对面坐了下来。
他拿起止血带熟练地绑在审神者手臂上方,然后抬眼看向她的眼睛,嘴角带着一点笑意,声音低沉地说道:“大将别怕,我亲自动手,不会疼的。”

(医生:我做错了什么要赶我出去?)


大倶利伽羅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大俱利伽罗则面无表情,站在一旁冷眼看着。
在碘酒涂上皮肤的时候,审神者忍不住拉住了身边人的衣角,把脸埋进了他的腰侧。
大俱利伽罗的身体瞬间僵住,他愣了一会儿,然后也不知怎么的,不自觉地慢慢抬起手,轻轻搂住了审神者的肩膀。
审神者看不见的是,他一双冷若寒冰的眼睛瞪向了拿着针头的医生,一脸“你要是不好好抽我就弄死你”的表情。

(医生:大爷我错了,我肯定好好做人……啊不,好好抽血)


加州清光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紧紧守在一旁的加州清光眉头紧锁,表情看起来比审神者还紧张。
当看到医生拆开针头的包装袋,他忍不住蹲下身来,双手紧紧包住审神者的手,眼里满是疼惜:“主公如果觉得疼一定要告诉我啊,千万别忍着。”
看见审神者乖顺地点了点头,清光满意地伸手在她头顶上抚了抚,安慰道:“您放心,就算多了个针眼,在我眼里您也是最可爱的。”

(医生:再看下去我真的要长针眼了)



未完。






评论(46)

热度(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