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兮

主刀乱,一期、长谷部沼民,乙腐都吃,渣文笔渣速度,关注需谨慎

如果刀男们陪审神者去抽血 第二弹

不是一个婶,全篇傻白甜玛丽苏
ooc,乙女向注意

以下正文



鶴丸国永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鹤丸国永一脸好奇,东看看西摸摸,当他看见医生把止血带绑在审神者手臂上的时候,瞪着眼睛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惊喜地说道:“这个东西好棒,可以做出很好的整人道具吧!”
审神者被他逗得笑出声来:“老不正经。”
“只要有一颗年轻的心就不算老,人生就是需要一些惊吓嘛。”
“别找借口,上次你趁着大俱利睡着时把我的面膜贴在他脸上的事儿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我只是想帮小俱利美白一下,主公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那面膜多贵你知道吗……”审神者话才说道一半,就被已经完成了抽血的医生出声打断:“好了,拿棉棒压一会。”
鹤丸国永反应比审神者还快,一手扶着她的手臂一手接过棉棒紧紧地按住。
他冲着审神者眨了眨眼睛,笑嘻嘻地说:“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医生:你想对我的止血带做什么?)


江雪左文字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和她苦着一张脸的表情不同,江雪则神色平静,看见针头生生扎进了审神者的手臂里,眼神也不起一丝波澜。
看着自己的血正被抽走,审神者害怕地咬住下嘴唇,往身旁的江雪身边靠了靠。
江雪依然保持着平和的表情,只是抬手轻轻抚摸着审神者的头顶,十分轻柔地开口说道:“主公应该高兴,这是为了检查您的健康所流的血,而不是为了无谓的厮杀。”

(医生:突然觉得自己好高尚)


鳴狐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鸣狐一如既往,沉默不语地在身旁守着,倒是他肩上那只狐狸一惊一乍地嚷个不停。
“哎呀主公不要害怕,抽一点点血不要紧的,鸣狐平时在战场上流的血可比这多多了……”
听了这话审神者默默缩了缩脖子,不好意思再露出害怕的表情,只得挺直了腰板以示决心。
鸣狐皱着眉头把狐狸从肩膀上拎了下来,举在面前默默地盯住它的眼睛,微带训诫的眼神看得狐狸有些害怕地往后缩了缩。
几秒钟后鸣狐恢复了淡漠的表情,在狐狸脑袋上顺了几下,然后放在了审神者的膝盖上。
狐狸顺从地往审神者怀里蹭了蹭,哼唧着说道:“小动物可是有治愈人心的效果哦,主公不用怕,鸣狐也会一直陪在您身边的。”

(医生:谁把宠物带进来的?出去!)


物吉贞宗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物吉贞宗乖巧地守在一旁,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过审神者,将她皱着眉头略显害怕的表情尽数看在眼里。
他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走上前去,他冲着审神者露出一个灿烂的笑颜,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说道:“笑容是最棒的,主公也笑一笑,这样或许就不觉得疼了。”
说罢他将腰间的刀解下,郑重地放在了审神者的膝盖上,认真地说:“放心,有我在,一定可以保佑您的体检结果一切正常。”

(医生:封建迷信要不得。)


三日月宗近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一旁的老头子倒是悠悠闲闲,饶有兴趣地看着医生的各种器具,感叹道:“看来我真是老了,这些东西从来都没见过呢。”
直到医生拿出了尖利的针头,他才略有惊讶地问道:“这难道是要扎进手臂里吗?”
看到审神者无奈地点头,三日月宗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疼惜的神色。
他缓缓抬起手,宽大的衣袖将那根可怕的针头挡在了审神者的视线之外。
三日月宗近用那双闪着弯月清辉的眸仁盯住了她的眼睛,笑意盈盈地说道:“虽然只是张老头子的脸,但应该比针好看些。”

(医生:衣袖都盖住手臂了,麻烦拿开好嘛?)


髭切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髭切保持着若有似无的微笑,神色平静地在一旁守着。
当酒精涂上手臂的那一刻,审神者有些害怕地往髭切的身旁躲了躲。
注意到审神者的小动作,髭切抬起一只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以示安慰。
然后他收起笑容看向医生,双眼微微眯起,语气虽然轻柔,但是每一个字都清晰可闻。
“我听说有些实习医生和护士技术不够,抽血时扎好几次都找不准血管,是吧?”
“.......啊。”
“不过您既然是政府派来的,肯定不会犯这种错误吧。”下一个瞬间,他又微微上扬起嘴角,带着看似温柔无害的笑容开口道,“辛苦您了,麻烦动手的时候准一点。”
“好、好的。”

(医生: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小狐丸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一旁的小狐丸看见自家审神者略显害怕的表情,便从走到她的背后,伸出左手轻轻遮住她的双眼,然后俯身紧握住她放在膝盖上的手,将审神者整个背后都贴在了自己怀中,
小狐丸将嘴唇贴紧在她的耳边,用带着气音的温柔语气小声说道:“主公不要怕,我会陪着您的。”

(医生:这位婶你不要激动,手抖成这样我怎么抽血?)


五虎退の場合
审神者撸起袖子,将手臂伸了出去。
一旁的五虎退看起来比审神者还害怕,当看到医生把尖利的针头拿出来时,他忍不住审神者背后躲了躲,拉着她的衣角,用带着些许哭腔的语气小声说:“这个人好可怕……”
医生:“......”
本来还有些害怕的审神者此刻只得反过来安慰他说:“没事的,这位医生抽血是为了检测我的身体情况,是个好人哦。”
五虎退这才敢怯生生地抬起眼看向医生,支支吾吾了好一会,最后像是下定决心一般深深一鞠躬说道:“对不起,我们家主公麻烦您了,辛苦了,谢谢。”

(医生:总算碰见个懂事的小天使!)








会不会有第三弹我也不知道,随缘吧(就是懒)😂
最近事儿多也就只能用这个渣速度了……所以真的很感谢各位愿意支持这个不靠谱的我。



评论(20)

热度(457)